这届网友爱看盗版?不,我也想做一个体面的影迷!

2019-03-13 10:24 稿源:话娱公众号  0条评论

电影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皇玺娱乐是什么公司 www.3iqc3.com 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话娱(ID:huayufunds),作者 :玉娇龙 责编 :金宇 站长之家经授权转载

今年开年至今,中国电影已经连遭两次“版权小地震”了。

2 月中旬,春节档多部影片在上映第二日就集体被盗,网友们多主动举报; 3 月伊始,运营多年的某盗版影视资源网站被查,网友们却一片哀嚎。

在这两起打击盗版事件中,网友们截然不同的态度,切中的正是近些年中国电影“版权矫正”过程中的痛点:版权意识逐渐在深入人心,盗版资源却总是屡禁不止,两者交锋之间,情与理均两难,中国电影市场的资源困境问题也一直未获得有效解决。

对此,有资深影迷无限感慨:“有喜欢的影片上映我们当然会去电影院支持,对于真正热爱电影的人来说,我们从不介意付费问题。但关键是,有时候即使拿着钱,也找不到一家为我们这些影迷们提供正版资源的视频网站。

那么请问,对于那些好片儿,我们还能到哪里去看呢?”

01

以正确的姿势

get一部“非典型性”好片儿

好片儿要去哪里看?这是个棘手的难题。但我们可以先从稍加辩证何为“好片儿”说起。

今年春节档同样也苦于盗版泛滥的《疯狂的外星人》,作为宁浩“疯狂系列”的第三部,相较于前两部作品将中国本土化国情与好莱坞叙事方式成熟结合产生的新鲜甚至是惊艳,十多年后这部电影对观众熟知的各种电影元素的肆意解构,的确会让一些普通观众有些应接不暇。

但正如有位影评人所言,之所以有人觉得这部电影“没那么好笑”,正是因为中国观众对宁浩电影最大的误会,就是对喜剧的预期:

在欢快愉悦的春节档氛围中,人们在追捧“黄渤+沈腾”的最强国产喜剧组合,人们在关注刘慈欣的作品改编幅度,人们在期待影片中有多少科幻元素,人们在好奇徐峥到底有没有在片中露脸,却鲜有人关心导演宁浩的自我表达,即作者性。

据悉,在打磨了五年剧本和“逼疯”了七位编剧之后,临近开机之前,拧巴的宁浩还是决定回归自我,不再纠结于观众接受度的问题。

在读完刘慈欣的《乡村教师》之后,“荒诞感”三个字便跃然于他脑海中,成了他决定拍摄这部电影的最初冲动。虽然《疯狂的外星人》中没有原著中的乡村教师和学生的设置,但“荒诞感”却是小说和电影的共同内核。

而无解构,不荒诞,宁浩所谓的“放飞自我”,先从解构一切开始:

坚持弘扬国粹但几乎无人问津的耍猴人、看似又精明又市侩的酒贩子,突然遇上了一个外来建交的外星人,还有一个气急败坏的美国人,一切故事由此开始……

两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一个优越感十足的美国人、一个拥有超能力外星人,在这条由低到高的“生物鄙视链”中,迥然不同的个体思维碰撞,能让任何“高低贵贱”都在这四位主角的互动中被彻底消解:

没有超能力护体的外星人被不识货的底层中国人当猴耍,一味地相信先进科技的美国人被中国特色模仿建筑搞得全世界狼狈乱飞,恁是用尽十八般武艺也搞不定的外星人,竟然被一瓶中国白酒降服!

一切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冲突,最后,竟然“都在酒里了”!

受限于环境变化,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彻底失语,在这种既魔幻又现实的故事设定中,影片的黑色幽默和荒诞感也由此产生。以轻松的喜剧外壳包裹严肃的悲剧主题,这是荒诞艺术的本质,也是《疯狂的外星人》的精髓。

眼泪过后有感慨,笑料背后有思考,这部电影也在一定意义上突破了以往春节档喜剧的“笑料+煽情”标配模式,讽刺“伪高级文明”,揭示“生活荒诞性”,也博得了懂它的观众的会心一笑,喜剧风格趋于成熟。

除此之外,《疯狂的外星人》中还有一贯的“宁式”人文关怀和一系列的密集致敬梗,也都值得观众用心深挖。

因此,无论是曾经受热捧,还是一度被低估,在浮躁的春节档热潮退却后,对于《疯狂的外星人》这样一部更深层意义上的“非典型性”好片儿,值得观众再静心细品一番。

02

以体面的姿态

解锁一家正版视频网站

好片儿有了,剩下的另一问题就是找到一个看好片的“好去处”。

在席卷 22 亿元票房之后,《疯狂的外星人》当前已正式在院线下映,并转身很快就投身于一个好去处——【欢喜首映】。

对于很多观众而言,欢喜首映是一个听着仍稍显陌生的名字。

作为国内新生代流媒体视频网站,成立于 2015 年的欢喜传媒,几乎在诞生之初便引进了“独立电影界的Netflix”——土耳其视频点播平台MUBI的模式,即像音像店的“店员精选区”一样,按照“每天一部新电影、 每月一部大制作、每周一部话题电影”的标准,只为用户提供海内外精品电影。

在欢喜首映APP上,不仅有很多国产经典佳作,也有不少国外冷门佳片。

但欢喜首映的初衷却并非是面向所有用户提供精品内容,因为“一个平台的内容选择,很大程度上将决定受众的审美和认知”,相应地,平台也希望能够以“极简、轻奢、无广告”的精品化内容来精准地吸引到高质量的用户群。

在此运营理念推动下,欢喜首映很快在数月之内便获得了几十万的注册用户,并借助国内庞大的人口红利,很快超过了MUBI。 2018 年 9 月,欢喜首映进行了正式测试,短时间内,其注册用户超过一百多万。 2018 年 10 月 4 日,贾樟柯导演的《江湖儿女》在欢喜首映独播,实现了超过 30 万次付费观看,并成功地为该平台带来了 10 万以上的付费用户。

此后, 2018 年的现象级爆款电影《我不是药神》也在欢喜首映上首播,进一步有效扩大了欢喜首映的影响力。

打铁要趁热。而此次,在院线下映后,带着春季档大片的余热,《疯狂的外星人》无缝衔接,已独家上线了欢喜首映。

线下线上之间,热门影片“无窗口期”上线,无论是对于平台还是观众而言,都势必会越来越受益:

对于平台来说,近几年随着流媒体视频的迅猛发展,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电影在视频平台的上线时间和影院的上映日期的时间差正在逐渐缩小,“窗口期”的长短成为上线平台抢占先机并获得盈利的要素。

而对于观众来说,虽然《疯狂的外星人》当属今年春节档数一数二的头部影片,但却也无法做到有效覆盖到所有的观影受众,无论是那些尚未抽空踏进影院的观众,还是那些更倾向于在家观影的观众、以及对于那些想要找个好去处继续二刷好片儿的人,都可以足不出户地在家享受优质影片,有名有姓地做一个“花低价看正版”的体面影迷。

最为重要的是,无窗口期或者缩短窗口,就相当于不给盗版留有任何可以发挥的空间和余地。盗版不作祟,正版是主流,时间愈发宝贵的观众无需漫长等待,也就会逐渐养成在线付费观看正版的好习惯。

在此过程中,各正规流媒体视频平台都起到了引导观众和丰富资源的责任,虽然国内迎来正版观影时代仍需诸君努力,但欢喜首映也将是其中重要的助力者。

但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一个尚在起步阶段的“新手”,欢喜首映独家上线《疯狂的外星人》,也意味着放弃了当前市场上头部电影价格不菲的版权费。在短期内,这种做法显然存在不小的风险。

所以,究竟是何来历的欢喜首映为何会如此“大手笔”?

03

以高调的姿态

期待一个精品化内容时代的到来

欢喜首映,欢喜传媒。

这家流媒体平台的背后,站的正是近些年在中国电影圈锋芒难掩的欢喜传媒。

自 2018 年至今,低调累积多年的欢喜传媒终于开始高调收割:

2018 年上半年,《后来的我们》和《我不是药神》分别以13. 66 亿元和 31 亿元领跑暑期档; 2018 年下半年,国庆档口碑佳片《江湖儿女》作为艺术片,也斩获了近 7000 万元的不俗票房; 2019 年初春节档,《疯狂的外星人》也以最终 22 亿元的亮眼成绩收官。

在不同的热门档期奉上不同的影片类型,堪称内容大爆发的欢喜传媒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就收入了 67 亿元之多的票房成绩,占尽头部流量。业内断言,这是欢喜传媒的关键转折点。

但在当年欢喜传媒马不停蹄地“网罗”国内大导演的时候,业内人士却不敢如此笃定,甚至一度质疑欢喜传媒“过度押宝明星导演”的用意。

因为,欢喜传媒麾下的“明星导演”们多到可以组成一个天团出道:

徐峥、宁浩、张艺谋、王家卫、陈可辛、张一白、顾长卫是其股东导演;贾樟柯、文隽、王小帅、刘心刚、李扬等是其签约导演,并与其合作时间一般不短于 6 年。

而依据欢喜传媒董事长董平的筹谋,这些曾一度被媒体们解读为“用来充当门面”的导演,正是建立流媒体欢喜首映的关键核心,更是该平台优质内容的根本来源。

因为在他看来,不同于好莱坞,在现阶段中国电影创作的中心依然是这些导演,而用资本绑定导演核心,就相当于绑定了创作人才的核心。

但该如何绑定,欢喜传媒也不轻易走简单粗暴的路子:通过“股份+创作资金+薪酬”的方式将股东导演们与欢喜传媒的未来紧密结合,一方面增加导演团体的凝聚力,一方面也在其创作上给予较大的自由。在此情况下,导演们有了创作动力,平台也就有了优质内容。

2019 年的欢喜传媒依然开足了马力,仅仅是在当前公布的部分片单就令人期待,除了张艺谋的《一秒钟》和张一白的《疯犬少年的天空》两部电影作品待映,徐峥自编自导自演的《囧妈》也已早早定档明年大年初一。

此外,欢喜传媒在剧集上也将有所涉及?;断泊紺EO项绍琨在接受美媒《好莱坞报道者》采访时曾表示,根据协议,目前王家卫正在为欢喜传媒策划一部 12 集的连续剧,而在《一秒钟》之后,张艺谋也同意为欢喜传媒制作一部网络剧集。

上游聚集顶级创作者生产头部,下游建立流媒体视频贴近观众,欢喜传媒力图握紧电影产业链的重要两端,在这种大手笔的流媒体平台布局中,既保证了其出品的一线大片,保有更持续的市场热度和生命周期,同时也保障了导演、院线、流媒体三方的利益。

虽然短时间来说,这样做风险不小,但显然欢喜传媒打的是长远算盘。因为精益求精地输出优质的原创内容,是欢喜首映的致胜法宝。

欢喜传媒的董事长董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外界总是错误地将欢喜首映类比作“中国的Netflix”,而在他看来,欢喜首映更像是“给Netflix提供优质内容的精品店”,因为欢喜首映的导演股东作品不仅仅是“百分之百”的自制,而且还十分看重内容精品化。

董平认为,相较于而言,欢喜首映更像既生产精品电影又生产高端剧集的原创内容平台HBO。

而优质内容不仅仅是欢喜传媒冲出流媒体重围的法宝,也是吸引用户消费的第一要素。随着版权意识和付费观念的深入人心,随着用户审美和认知不断提升,付费观看正版优质内容,不仅是潮流,也是趋势,而欢喜传媒正在助力和加速这个好时代的到来。

在那个时代,想要看好片儿,随时都有好去处,没人爱看盗版,人人都是体面而精致的影迷。

QQ截图20190313103337.jpg

声明:本文转载自第三方媒体,如需转载,请联系版权方授权转载。协助申请

相关文章

相关热点

查看更多
?